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果博东方网址 > 正文

【悦读 · 果乡】本期特邀嘉宾——邵红霞

2018年01月31日 果博东方网址 ⁄ 共 1863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

点击蓝字

关注我们



朗读是一种文化,朗读是一种美丽。
朗读中,我们享受着一种别样的幸福和快乐,体验到人间的真善美。每次听朗读,让自己在别人的生命中也经历一次自己的生命,给自己的生命增添了一份厚重……

“洛川宣传”《悦读•果乡》栏目自开栏以来,受到粉丝好评,并热情参与。为了便于大家能更好地参与进来,请耐心看完以下文字:
我们近两周的朗读主题词分别是 “回家” “年”
,有兴趣的粉丝,可以任选其一,朗读内容形式不限(诗歌、散文、书信、台词、歌词等等),尽量以洛川本土作家或描写洛川的文学作品为主,作品时长控制在五分钟内,感悟控制在五百字内,发送朗读音频或视频时请附上文本。
朗读前,请提前联系我们,确认朗读内容和日期,朗读时声音尽量洪亮、清晰,便于后期配乐合成,音频作品、个人联系方式,发送至我们的邮箱(zglcxwwxb@163.com)。
今天播送 邵红霞 朗读的 《 父亲的年 》

请您聆听!

邵红霞,延安市第一中学音乐教师
父亲的年
曹文生(市一中老师)
一抬头,看见日历上的节气,快到大寒了。大寒,是一个节气的分水岭,也是一个人归乡的理由。
乡村的人,对寒是恐惧的。
他们借着寒的名义回家,不过是想过几天安稳的日子。在老家,一过大寒,人就慌了,似乎日子便不经过了。
父亲在的时候,母亲总说他最慌年了,像个孩子一样,提前就把过年的粮食和蔬菜准备好,等待孩子归来。
一到祭灶,便怀念故乡的那一碗祭灶汤了。此刻的我,开始坐立不安,总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?
院子里的父亲,一定扫净了院子,等待着儿女们的归来,他喜欢听到这门外的敲门声,一声急于一声,一声高于一声。
父亲,一定匆忙地跑出了,接过儿女的行李,然后生了火,先温暖了身子,其实先于身体温暖的,是父亲内心的火焰。
孩子进门了,年也算快要开始了。
年关,父亲拿出买来的红纸,拿出毛笔,请来村口那个在城里教学的先生,写几幅对联,钱是不会收的,让几支烟,两人都呵呵一笑,似乎乡村的纯朴都包裹在这几支烟里,多年以后再相见,总是以这个话题切入,来撕开乡村内部的模样。
谁家的房子翻新了,谁家的孩子去了城里,此时故乡在他们眼里,仍带有温度的,仍然有一条人情串联的线索。
年三十下午,父亲煮好浆糊,便拿着高粱把子,除旧、刷门、贴春联。让一个破旧的门楹,顿时换了新颜。
春联上的字,无非是些祝福语,例如“天增岁月人增寿,春满乾坤福满门”之类,这些字在缺少文化的乡村,像一道道密符,揭开乡村的新意。
我趁父亲不注意,便拿着高粱把子跑了,在院子里的那棵椿树上,贴上“春光满院”,在门口的那棵槐树上,贴上“出门见喜”,父亲看我累得气喘吁吁的样子,总是偷偷地笑起来。
贴春联时,我认为最难贴的,便是大门上的横批,它太高了,父亲总是站在凳子上踮起了脚跟,腿颤巍巍,让我很害怕,生怕父亲一不小心掉了下来。
从那时起,我就对贴春联产生了另外一种感动,父亲似乎总能在年末,以一种高大全的姿态,用春联覆盖了旧年的灰暗,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温暖。
三年之内,我家是不会贴对联了。
此刻,我精神恍惚,突然感觉到我家的大门被父亲推开了,他左手拿着大红的对联,右手拿着高粱把子,正在刷浆糊、贴春联。我有些失魂了,感觉到父亲还没有离开我们,仍在高处庇护着这个院子。
旧历的新年,仍是原先的样子,春联红彤彤,像一团火焰。远处的鞭炮,噼噼啪啪地叫醒了这个村庄。
这个年,对别人而言,没有什么差别,于我们而言,桌子上却少了父亲的气息,少了一碗饺子、一双筷子。
这一碗饺子,被母亲端上父亲的遗像前,我知道母亲还会对父亲唠叨两句:“老东西,过年了,回来吃饭吧!”
这句话,很简单,却让我泪流满面。
也许,走的只是他的肉体。他的灵魂,永远在那个叫作“曹胡同”的乡下,从堂屋到厨房,不停地进进出出。
春节,还是老样子。
父亲的坟上,却添了新土。
往期精彩回顾
look back at
[朗读者——张小青——《海棠花祭》]
[朗读者——段君龙——《大雪》]
[朗读者——姜云——《母亲的世界》]
[朗读者——王心艺——《那条沟,那片塬,那里有我的童年》]
朗读者——孙雅——[《怀念只是落在回忆里的人生》]
[朗读者——赵媛——《爱》]
[朗读者——李元夏——《天上的小满》]
[朗读者——陈涛——《愿你慢慢长大》]
[朗读者——李婷——《爱的絮语》]
[朗读者——王军强——《买煤》]
[朗读者——赵芳——《写给未来的你》]
[朗读者——孟圆——《回家的感觉》]
[朗读者——刘军——《回家过年》]
[朗读者——屈文兰——《
回家的路》]
[朗读者——冯杨——《弥久留香腊八饭》]
[朗读者——李菊香——《回家去问妈妈》]
[朗读者——翁芸——《带月亮回家》]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


×